本網站部分功能不支援IE瀏覽器,請使用Chrome或Edge等其它瀏覽器。

影音紀實

【台灣與民主的距離研討會】馬英九董事長致詞




 

2019-07-14 「台灣與民主的距離」研討會 馬英九董事長致詞

臺灣民主的退步?

民國76年7月15日,蔣經國總統下令解除臺澎地區38年的戒嚴,開放報禁,政府接著開放黨禁,全面改選國會與民選總統,臺灣順利完成政治民主化。97年3月22日,我當選中華民國第12任總統當天晚上,美國小布希總統來電讚美「臺灣是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」(Taiwan is a beacon of democracy to Asia and the world),全國人民同感榮耀。

自由、民主向來是我國傲人的成就,但3年前民進黨執政以來,臺灣與民主的距離,似乎越來越遠了

壹、「轉型正義」轉向威權復辟

在「轉型正義」大旗下,蔡政府利用民進黨在立法院的多數,3年來先後通過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》及《促進轉型正義條例》,設立「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」與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」。這兩個所謂的「獨立機關」,不僅不獨立,所作所為也大有違憲之嫌。黨產會在未經法院許可下,調查搜索特定在野黨的房舍,甚至取代法院角色,依據「有罪推定」、「溯及既往」、「個案立法」等違反「法治國」原則及「正當法律程序」的概念,逕自召開公聽會作出裁決,以凍結、沒收、或拍賣黨產會自行認定為「不當取得」的黨產。黨產會實際在行使檢察官加上法官的職權,嚴重逾越憲法最基本的權力分立體制。

不論是「黨產條例」或「促轉條例」,都是針對國民黨。3年來,國民黨的資產幾乎全部被凍結或扣押;連婦聯會、救國團等被黨產會認定為「國民黨附隨組織」的團體也遭波及。未經「黨產會」允許,國民黨無法動用預算經費,被迫解僱大量黨工。任何民主法治國家的政府,要取得人民財產,必須依法或經過法院審判。臺灣的黨產會,竟然可以片面抄查國民黨及所謂「附隨組織」的財產,完全是不可思議的違法違憲行為。反對黨的財務,居然被控制在執政黨手中,舉世罕見,中華民國在民進黨統治下,似乎變成一個極權國家。

「促轉會」更是驚人。去年大選前,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,在內部會議中自我認定「促轉會」的角色與功能,就是明朝的「東廠」,要蒐集在野黨市長候選人的黑資料,作為「除垢」打擊的基礎。消息曝光後,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引咎辭職,坦承上任兩個月沒看過公文。外界至此方知,蔡政府近年成立的所謂「獨立機關」,濫權、黑暗到什麼地步!

此外,根據《促轉條例》,民國34年8月15日至民國81年11月4日為「威權時期」,涵蓋日據時代,那對於在日據時代遭迫害的臺籍慰安婦,民進黨政府並沒有依據《促轉條例》向日本政府請求道歉與賠償?難道阿嬷們所期盼的正義,對民進黨來說,還比不上改路名、改校名、改國幣、拆銅像這些事來得重要嗎?

促轉會去年底公布的兩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中,有四百多人是1950年代中共潛伏在臺的諜報員,姓名還鐫刻在北京西山的無名英雄廣場烈士牆上,供人景仰追思,如此轉型正義,又讓那些被中共殺害的國軍弟兄家屬情何以堪?

蔡英文總統說,轉型正義是為了促進社會和解。但實際上,民進黨以違法違憲、粗暴惡質的手段,清算鬥爭在野黨,汙名化並壓制反對勢力,以致朝野關係越來越惡化,許多訴訟在進行,社會對立越來越嚴重。蔡政府推動的轉型正義,不但沒有促進和解,反而形同威權復辟。

貳、卡管案─踐踏民主法治 傷害大學自治

如果說,轉型正義是以崇高的口號作遮羞布,來掩飾打擊異己的行動,那對臺灣大學管中閔校長的「拔管案」,就是赤裸裸地踐踏民主法治。

去年1月5日,臺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選出財務金融系教授、中研院院士管中閔為新任校長;依據《大學法》規定,教育部沒有駁回或改變的權力。但這項人事案,卻被民進黨的教育部擱置了348天,3位教育部長因本案辭職。管校長好不容易上任後,蔡政府繼續追殺,監察院以莫須有的「違法兼職」理由通過彈劾,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更史無前例的公開審理本案,千方百計羞辱管校長。從卡管到拔管,一再暴露民進黨的蠻橫與專制,重創臺灣得來不易的民主、法治及大學自治。

參、蔡政府干預司法核心 威脅司法獨立

民進黨執政後的監察院,不僅彈劾管校長,更把黑手伸向司法界,彈劾偵辦彰化曲棍球協會詐領補助款案的檢察官,干預司法權的核心,引發司法界強烈反彈。有資深司法官形容,這種作法就像是過去威權時代,整肅不服從上級指示處理案件的司法人員一樣。諷刺的是,蔡政府積極推動轉型正義,檢討過去強行入罪的歷史時,干預司法的手段卻比過去有過之而不及。

為了「司法改革」,蔡政府開了40場「司法改革國是會議」,但會中通過制定「妨害司法公正罪」的決議,三年來毫無進展。而蔡總統提名的「蔡系」監委,卻不斷插手干預司法個案,威脅司法獨立。種種倒行逆施,即使輿論大肆批評,蔡總統仍一意孤行。這樣蠻橫輕忽的態度,難怪日前司法院民調顯示有66%人民不滿意司法改革成效。

肆、修惡公投法 沒收直接民權

各位都知道,公民投票就是憲法第17條規定的創制複決,目的是保障人民行使直接民權,以彌補代議制度的不足。去年11月24日地方選舉投票前,中選會把全副精力放在刁難特定公投案,輕忽投票流程的安排,導致開票4個小時後還有人在排隊投票的亂象。

公投結果出爐,「以核養綠」公投以589萬票(近6成)贊成、401萬(4成)票反對通過。但蔡政府對多數民意視若無睹,蔡總統還帶頭參加今年4月27日的反核遊行。國家元首如此踐踏公投結果,人民怎會相信政府有實施公投的誠意呢?

不僅如此,行政院更進一步透過中選會「修惡」公投法,讓公投日期與大選脫鉤,每兩年才能在8月底舉辦一次,大幅增加公投通過的障礙,等於沒收憲法賦予人民的直接民權!蔡總統經常說她在捍衛臺灣的主權。但她可能忘了憲法第二條規定:「中華民國之主權,屬於國民全體。」當蔡總統剝奪人民的公投權利時,還好意思說自己在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嗎?

蔡總統一向民主不離口,尤其會見外賓或出國訪問時,更口口聲聲以臺灣民主為傲,實際上卻打壓臺灣民主。這種說一套、做一套的態度,就是虛偽、欺騙,難怪連陳水扁前總統、呂秀蓮前副總統,以及不少民進黨知名人士,都跳出來痛批蔡總統違反民主!

蔡總統近來高調支持香港的「反送中」抗爭,但蔡政府修法把公投關入鐵籠的作法,與香港政府修法將逃犯送大陸的作法,同樣是剝奪人民的自由與權利。港府剝奪香港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,蔡政府剝奪臺灣人民的直接民權。香港的《逃犯條例》已因港人抗議在7月9日壽終正寢,臺灣的《公民投票法》卻在6月17日民進黨全力護盤下一天之內通過。蔡總統根本沒有任何資格和正當性去批評香港政府,她比港府更惡劣!不知自我檢討,還藉機操控反中民粹騙選票,令人不齒。

民進黨已故立委蔡同榮,以及前主席林義雄,長年推動公投,要求修正「鳥籠公投」。2017年《公投法》修正放寬門檻後,林義雄說民進黨「還權於民」,完成了「臺灣民主發展的重大里程碑」。現在民進黨把公投法關入鐵籠,形同封殺公投。蔡同榮一生推動公投,人稱「蔡公投」,而蔡英文一日封殺公投,成了「蔡殺頭(投)」;蔡政府摧毀公投、「奪權於民」,引起許多人民團體強烈不滿,但是,林義雄先生的人呢?他不是對公投有強烈使命感嗎?公投法被惡搞成這樣,一向為公投絕食的林聖人不應該出來說句公道話嗎?

伍、臺灣身陷「不自由民主」?

在蔡總統執政下,黨產會、促轉會、中選會、教育部已「東廠化」,淪為政治打手。通傳會(NCC)無法中立維持媒體傳播的市場紀律,陸委會出言恫嚇政黨可能面臨解散。不只行政部門,民進黨還把黑手也伸進司法、監察、考試部門。原本應監督行政部門的立法院,變成行政院的「立法局」,凡事都配合行政院的政策,完全罔顧「多數尊重少數」的民主規範。

蔡政府近來又以「國家安全」為名,強行通過修正「國安五法」,加重刑責超過戒嚴時期,以政治操作箝制言論自由與人權。即使與論撻伐,蔡總統仍不為所動,還加碼宣示下會期要繼續努力,完成所謂「中共代理人」的修法。難道「思想犯」又要在臺灣借屍還魂?這種麥卡錫主義復辟的「綠色恐怖」令人毛骨悚然!蔡政府屢以國家安全為由,逾越法治、人權、言論自由和政黨政治的界限,為了鞏固政權,不惜傷害臺灣民主,臺灣人還要沈默下去嗎?

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李文茲基(Steven Levitskyk)與齊布拉特(Daniel Ziblatt),在2018年出版的《民主國家如何死亡》(How Democracies die)書中,歸納民主國家衰敗的特徵,不是政變或戒嚴,而是:「專制領袖濫用政府權力並完全壓制反對黨,民主制度就用欺瞞大眾的方式,一步一步走向死亡。」臺灣現在,不就是如此嗎?

蔡政府打擊異己的手段,早已超出政黨良性競爭的紅線,一步步摧毀民主政治賴以存在的法治國原則。蔡總統說,「我們會因為民主而偉大」;實際上是「民進黨因反民主而獨大」。臺灣從解除戒嚴開始,全民努力打下的民主根基,在蔡總統主政三年間,已被糟蹋得面目全非,臺灣的民主法治已危如累卵。

各位,我們不能坐視臺灣民主的退步,不能放任新專制的崛起。去年九合一大選,蔡總統說「選舉是民主價值的保衛戰」;我們今天在此開會,就是要喚醒愛護臺灣民主的人民,站出來用選票保衛民主,撥亂反正,讓臺灣的民主能重返正道。